俄尚未寻求与中国结盟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2
  • 人已阅读

乌克兰危机对中俄两国进入新的全面发展合作阶段产生了催化剂作用。时隔近10年后,俄罗斯终于对中国开放一批重要军事技术,中国得以再次向俄罗斯采购重大尖端军事装备。

5月2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最新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谈到中俄军事合作时,表示要“深化中俄两军在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框架下的交流合作????推动两军关系向更广领域、更深层次发展”。今年以来,中俄举行一系列双边活动来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两军还于5月下旬在地中海举行了代号为“海上联合-2015”的联合军事演习。

然而,自去年以来,俄媒在陆续披露对华军售的消息后,却大多聚焦在合约难以签订的问题上,这也引发俄罗斯各界关于“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不是联盟关系”的大讨论。

俄方声称不怕中国仿制

不久前,莫斯科公布了对华出售最新型S-400防空系统的合同,让中国成为第一个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国家。据俄媒披露,俄罗斯曾打算卖给中国2-4个营的S-400系统,每个营配备八辆发射车。然而,中俄相关谈判从2012年起步,双方却因价格、数量等问题产生诸多分歧。其他障碍还包括中方希望得到S-400系统的全部技战术性能信息等。俄“纽带网”指出,这项谈判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担心中方会系统性地仿制俄方武器装备,俄中S-400导弹谈判目前仍未取得进展”。

对于苏-35,据俄国际文传电讯社披露,早在2014年6月17日,俄方在莫斯科郊外的库宾卡基地专门为中方军事代表团展示了苏-35S歼击机的飞行性能。此前,中方军事代表团团长、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与俄国防部副部长鲍里索夫会谈,讨论中国采购苏-35的合约起草问题。不过据俄媒推测,中方采购数量不会超过12架。

俄军事观察员波格丹诺夫认为,订购少量苏-35“显示北京只愿购买几架样机进行试验和拆解”。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公司总裁波戈相倒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苏-35是高技术产品,中国目前并不具备直接仿制的能力”。

此前据俄《观点报》报道,中国对俄新一代T-14主战坦克表现出极大兴趣,甚至表示要成为首个外国用户,但该坦克的生产商表示强烈反对。

对此,俄罗斯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研究员瓦西里·卡申建议,尽管中俄之间缺乏互信,但双方有必要建立一个稳定的军工合作基础,“中方没有尝试去寻找替代俄罗斯的产品和组件,俄方必须冷静地与之合作”。

在俄方看来,未来中俄军事技术合作更趋密切、合作层次更高,除了外界瞩目的S-400与苏-35外,还将扩展到更先进的军事技术领域,俄方对中国可能仿制俄制武器的反对声音,似乎难抵西方经济制裁俄罗斯的现实压力。

对华友好成为俄优先选项

目前俄罗斯学界对中俄关系持三种看法:一是与中国结盟对俄有利;二是对中国采取平衡政策;三是强调“中国威胁论”和“中国人口侵略”。

在力挺中俄结盟的诸多评论中,俄军总参军事科学院研究所研究员加夫里洛夫的看法较有代表性。他并不认同西方学者唱衰中俄关系的论调,比如在中亚主导权、岛屿主权争议、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公投、中美俄三角关系等方面,中俄双方互不信任、潜在矛盾重重。他认为,对中方来说,中俄外交战略关系是仅次于与美国的合作,它的意义是实现合作,即由其中一方主导、另一方担任配角——在科索沃问题上,俄罗斯发挥主导作用,中国暗中支持;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由中国主导,俄罗斯提供战略支持。

加夫里洛夫指出,俄罗斯要避免在与西方的新冲突中遭受重大政治失败,中国的作用至关重要;而中国自认为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里的主要角色,选择与俄罗斯加强关系是必然选择,“当初美国提出的G2模式是让中国扮演‘小伙伴’的角色,这是北京不愿接受的”。尽管危言耸听的理论似乎是俄罗斯的一个平衡政策,然而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无疑成为俄罗斯的主要优先事项。

对此,俄罗斯地缘政治研究院院长列昂尼德·伊瓦绍夫指出,上合组织框构内的军事合作显然在加强,大规模合作会在中俄关系中很自然地展开,不只是俄方供应中方武器,在武器生产、军事技术装备等方面也会有合作。由于西方对俄军工业实施制裁,他相信中俄之间将有更加密切的接触,包括解放军在俄军校培训,以及军事问题上的政治磋商。

“中国不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却与俄罗斯有定期的联合军事演习,以及强大的军事技术合作,合作培训军事人员、交流信息和军事代表团。”卡申表示,从形式上看,中俄官方声明否认形成军事政治联盟的可能性,但两国事实上正在形成一个联盟。中俄战略伙伴关系近期提高到新的水平,军事联系更为密切。卡申还推测,这两个国家未来会走向联合作战。

谨慎解读中方态度

虽然上述言论不在少数,但自从乌克兰危机发生后,面对西方关于中俄走向结盟的猜疑,俄罗斯领导人多次公开澄清并无此想法。普京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一个月后与民众的直接连线中表示:“俄罗斯不考虑与中国建立军事政治同盟,因为这种联盟体系已经过时了。”俄媒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当前中俄两国囤积大量美元的情况下,要如何结成针对美国的同盟?俄罗斯出口收入的75%直接依赖欧洲能源市场,如何与中国结成反西方同盟?

目前看来,俄罗斯尚未寻求与中国结成战略同盟,乌克兰危机也并未改变国际格局的力量对比。俄罗斯现行的军事学说、安全战略和外交政策构想,始终坚持维护国家利益和确保灵活性的原则,重申不再缔结新的同盟体系。对俄方来说,鉴于当今世界形势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俄罗斯需要创造性地因应挑战,最好的选择就是与有共同利益的伙伴国家相互合作解决问题。

有分析指出,普京的乌克兰政策是建立在其对国际力量格局的战略认知基础之上,他相信美国奉行“1.5个对手”战略——将中国视为首要的全球性防范对象,同时把俄罗斯视为地区性防范对象,即半个对手。俄罗斯高层始终相信,只要俄罗斯不直接推翻乌克兰的亲西方政权,美国和北约就不会将主要战略矛头从中国转向俄罗斯。

中俄关系专家安德里亚·乌斯卡斯认为,两国间的区域竞争,特别是中国对后苏联地区的渗透,成为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的主要障碍。至于乌克兰危机对中俄关系的影响,应该谨慎解读。“中国很明显未与西方对抗,对乌克兰的官方立场是平衡的:虽然不支持制裁俄罗斯,但一再强调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

俄军事观察员波格丹诺夫指出,“中俄在军事领域的合作并不是同盟关系,双方完全追求实用主义。双方军事合作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却难掩只想利用邻国来掩护自己,以取得当前的利益。”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专家斯米尔诺娃更表示,中俄两国不是、也不打算结为盟友。“虽然当前中俄关系经历其发展的最佳时期,但要说两国之间的竞争和不信任已经完全消除还为时尚早。”

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卢基扬诺夫也否认中俄存在军事结盟的可能。他在接受俄“自由媒体”网站访问时指出,双方所有演习都按照剧本计划进行,多是抽象的反恐演习,在军事政治方面不会走得太近。“实际上中国不会加入军事政治同盟。中方的路线方针与俄方一致,不会加入任何有义务的同盟关系,以避免束缚手脚。”

他认为,目前中国占据相当有利的国际地位,既不支持反俄运动以制裁俄罗斯,同时也不支持俄罗斯,仅限于默默观察莫斯科的行动,中方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局势都持这种态度,证明中俄之间没有现实的军事政治合作,将来也未必能出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