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没有饭局

  • 文章
  • 时间:2019-01-18 15:36
  • 人已阅读

刚回到家。作文网翻开冰凉的电脑。想起昨夜睡觉前在这里发的帖子。因而链接曩昔看一看。我一向认为处所的论坛都很萧条。没想到在这个论坛里却有一群热情的伴侣。我很难想像一个文学板块一天会有这么多帖子。在我的文章前面。一个叫草馨儿的文友还写了一首诗。读完这首诗。我心里十分激动。可能良多伴侣都认为这是一篇小说。可只有我知道。雪已真实地具有我的糊口里。我却眼睁睁地看着她从我眼前消失。三年前的冬季。我在雪的幕前焚烧过一首诗。诗的名字和草馨儿的只差一个字。叫雪祭。明天的雪比明天的大。天很冷。只管还不供暖。可我已在这些笔墨前面感受到春日的阳光。遽然想起了之前的事。记得之前在几个文学圈趟过水。当时圈子里的伴侣都是从不碰头的文友。四面八方。四处都有。当时谁在圈子里贴出一篇文章后。其余的圈友都喜爱在前面浓墨重彩地加以点评。沙发。板凳。地板。到最初。往往跟进的帖子比主帖还要难看。文友们还有另一大特征。等于喜爱模拟文友的作风写文章。有时圈里的文友同时模拟一个人的文风写同一文章。大家无所不尽其能。最初写出的可谓姊妹篇。那也是一道风景。后来认识雪后。逐步淡出了圈子。文友都说我是重色轻友。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是在一些论坛里逛逛。基本上再不融入哪一个集体。可能良多事情都是有因有果。无意中加入一次活动。无意中参与了这个论坛。无意写一个帖子。版主就给加精置顶。因而明天才又写了一个。次要是谢谢论坛办理层的深情厚意。没想到论坛的文友也对我很是抬爱。留言情真意切。回帖激动有佳。我这才明白。为何这个论坛这么炎热。原来是由于有浩瀚热情的网友在这里心与心的交换。我来不及去回伴侣们的帖子。感觉有良多话要先吐为快。可能是安静的太久了。遽然感觉